2017-7-17 15:07:00

周末解读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的文章很多,我们选择从几个角度来看看,有什么需要提炼出的信息。



……
2017-4-27 8:14:00


前几天我写了一篇文章,叫《中国商业银行已经进入资产负债表收缩阶段》。从最近一段时间的银行股股价走势来看,确实如此。

很多人不知道什么叫做“去杠杆”。确实,这个词汇太专业。我们换一个很普通的话来说。去杠杆,意思就是还债,把之前借的钱还掉。要还钱,一要靠持续的现金收入,如果没有这个的话,就要出售一些资产。对于很多企业或者家庭而言,出售资产还债的这个过程,就是“去杠杆”,就是“资产负债表收缩”,资产也在减少,负债也在减少。

大家都知道,过去几年,钱很多。钱很多的一个后果就是,借钱相对比较容易。这样很多企业为了发展,借了很多钱。我们中国的老百姓,去银行贷款买房子,利息只有4%,很低,所以很多家庭,也借钱买了房子。对于企业而言,借钱投资,然后就是大量的生产产能过剩,“实体经济不行了”。对于家庭而言,不停贷款买房,房价越买越高,家庭资产中房地产的占比越来越高,有的甚至到了90%以上。

大家都知道,现在实体经济最大的问题就是产能过剩,实体经济投资回报率低,归根到底是高杠杆、高债务。

但是没有办法,中国经济还是靠投资拉动的,靠出口拉动的,说是靠消费拉动的,但是你把这个消费中跟地产相关的一扣除,就没有多少了。说白了,经济增长需要一定的债务。过去经济增长这么快,是加杠杆的功效。企业、居民、政府,都背了大量的债务。这在全世界来看,增速都没有中国这么快的。

中国的情况也很清楚,非金融部门的杠杆,从2009年以后直线上升。我们说政府的杠杆率不高,对地方债务的管理几年前就开始规范了。对企业而言,这几年各种去产能、债转股,也是在明显地降低杠杆。但是对于老百姓,对于住户而言,杠杆就上去了。毕竟,市场经济的主体就是这么几个,不可能大家一起减杠杆,这样的话经济就熄火了,就没有发动机了。政府和企业降杠杆,那么这种情况下,要当经济的发动机,就只能是住户,是老百姓加杠杆,说白了就是买房。

海通证券研究报告这样写:2015年以来,居民财富配置再次向房地产倾斜。与此同时,居民贷款增速则大幅走高,2016年上半年居民贷款增速接近接近20%,远超存款增速,其中对应房贷的居民消费性中长贷增速已超30%,而反观居民其他贷款增速则大幅缩水至7%。
……
2017-4-20 8:39:00

  当我们谈到这几年货币供应的时候,有人总会说,是不是央行在放水。实际上把M2的数据拿出来看,这个增速并没有特别大。而且从央行的资产负债表来看,从2013年到现在,扩张并不厉害。

  笔者之前曾说过,一个直观的感觉,基础货币供给的增速虽然看起来没有那么快,但是商业银行的货币乘数最近几年应该是增加了不少,有两个重要原因:一是商业银行的金融创新,通过同业、理财等方式,变相监管套利,降低了实际上的准备金率;二是互联网金融和移动支付的崛起将以前的大量现金转换为生息资产(比如余额宝),以前这些现金不参与金融活动,现在全部参与。货币乘数增加,意味着单位基础货币产生的总货币倍数增加。为什么感觉到处都是钱在寻找资产,这些钱是怎么来的,不能全怪水龙头,也要考虑到水管优化。

  这些话怎么理解呢?货币供给是央行和金融体系的合力。央行负责供给基础货币,金融体系负责放大这个货币的效用。对于银行等金融机构,是需要以资本充足率来考核的。假如一个业务不需要考虑资本充足率,就是说你没有净资产也可以放贷款,那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什么样的业务没有净资本的约束呢?商业银行这几年所谓的非授信业务。从2012年开始,随着商业银行对房地产公司的贷款审核规定越来越严格,这些贷款通通进入了影子银行系统。毕竟,对于商业银行而言,房地产项目的贷款一直以来就是他们最重要的业务之一,即便是政策有所限定,但是需求依然存在。通过各种形式的金融创新,商业银行依然还是要追逐这个利润最大的业务。通过影子银行系统,商业银行发明了很多不同的金融创新工具,包括同业、理财、非标、资管产品等。就是用目前银监会所说的“监管套利”的方式,把原先的贷款包装成了类贷款——而这些类贷款,通通没有资本充足率,没有风险准备金的法定考核。

  金融自由化的大环境下,对影子银行的监管力度远远跟不上影子银行的发展。不仅商业银行的监管套利愈演愈烈,民间金融以各种名目比如互联网金融的名义也大举进入了传统的银行信贷体系。现在有多少互联网金融公司,它们的资金来自于网上吸收固定利息的存款,他们还对外发放贷款——这是妥妥的银行。对于用户而言,这样的机构和银行有什么区别呢?但是,就因为它们不把自己叫做银行,它们就完全不受银行业的监管,什么资本充足率的考核根本就管不到它们。

  这几年监管也在注意这些问题。对非标,对各种类授信项目,也开始要求有考核指标了。对于各种通道,也开始要求有净资本的考核要求。最重要的是,现在央行也开始把以前完全游离在体系之外的金融纳入监管范畴。2016年10月,央行将表外理财纳入2017年广义信贷增速考核。今年,央行又准备把同业存贷纳入同业负债考核。可以说,央行的“宏观审慎评估”(MPA)考核,意味着对过去几年金融自由化积重难返的刹车。从2017年一季度的信贷数据来看,MPA考核的效果也在逐渐体现。3月末M2增速同比下滑,显示货币政策已经在偏紧了。


……
2017-4-5 8:45:00

  雄安新区是一个新的案例,在此前全国各种新城新区的建设中,确实有不少重复建设,规划失当的地方,但并不能以此来怀疑雄安新区的建设究竟能不能成。在这样一个国家战略规划下,在这么多实干派官员的推动下,雄安新区做成功的概率是非常大的。

2017-3-28 7:59:00

央行一定会在最坏的情况出现之前,遏制住杠杆的扩张。我们前面讲过,稳住杠杆是降杠杆的第一步。别觉得这件事与你无关,很快大家就会发现,在重要的时间节点,选择了错误的方向,会付出怎样的代价。

中国金融政策正在发生重大变化,你却没有意识到  谁能想到,3月20日下班前,银行间交易员打招呼的话竟然是:今天你的头寸平了吗?

  债市资金面趋近,短期资金一票难求,同业存单利率大部分都超过了4.5%,“钱荒”仿佛又要卷土重来了。

  现在许多首付房贷利率也只有四点几,以银行为信用主体的同业存单,借钱利率这么高,确实是不应该。然而这个不应该,近期已经成为了债市的新现象。

  1

  这几年金融市场上各地农商行、城商行纷纷崛起,这些银行吸储较为容易,但是想要找到投资放贷的渠道却比较难。通过大量的金融创新,大型商业银行给城商行、农商行出借信用,小行出各种资金,通过通道寻找表外的资金投放。同样一笔资金,既给大行创造了存贷款,又给小行创造了存贷款,双方也都有了中间业务收入,银行的资产负债表都扩大了。用民生证券的话说,“M2创造了一次,银行资产负债表创造了两次。”

  当我们谈到货币发行时,我们实际上要清楚的是,银行起到的是一个放大器的作用。货币的一个口子是央行管的,一个口子是商业银行体系。商业银行体系的杠杆越高,货币创造的核心矛盾实际上就不再是一个M2的增速就可以解释的了。

  这也是为什么坊间许多民间经济学家不停指出,居民只有同样做大自己的资产负债表(实际上就是买房,因为买完房你的负债增加了,资产也增加了,实际上是资产负债表的膨胀),才能抵御全社会资产负债表集体扩张所带来的伤害。

  资产负债表扩张,意味着都在加杠杆,自然是不加杠杆的收益赶不上加杠杆的收益;但是当轮到资产负债表衰退周期时,大家都在减杠杆,这个时候加杠杆的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好在现在看起来还没有进入到资产负债表衰退周期。

  但是央行不能坐以待毙啊,要未雨绸缪啊。一方面,通过各种季度性的考核,比如MPA考核等,限制商业银行的表内外资产负债表扩张;一方面,通过各种非季节性的操作,提高回购利率,增加资产负债表扩张的成本。

  2

  2013年6月的钱荒出现后,大家都意识到,钱荒的出现,不是以社会上货币多少为转移的,不是说你货币发行量比较大,就能避免钱荒。负债跟数量有关系,也跟结构有关系。钱荒的发展,更大程度上跟结构密切相关。许多中小银行资产负债久期错配,短期负债多,每逢特殊事件节点,总会对资金比较饥渴。


……
2017-2-28 9:55:00
据金陵晚报报道,今年年初,深交所第三届理事会第48次会议上,再次明确2017年的工作重点之一是研究制定创业板改革方案。近日,记者从深交所相关人士处独家获悉,创业板改革思路中已经明确最重要的两点就是降低门槛和审核提速。“未来,特别好的公司将会加快审批流程,最快实际审核可能只要6个月。”
2017-2-20 14:17:00

  对于现在许多中产阶级而言,最大的风险就是缺乏对未来风险的认知。第一是认为自己的收入会持续增长,然后根据未来持续增长的收入来进行投资决策。第二是对经济大势不分析。

  今天在网上看到一段故事:

  我2001年本科毕业,工作一两年上的研究生,然后到的深圳某知名通信公司,到现在将近十年。老婆和我都是农村出身,家里没钱支持,2010年辛辛苦苦攒点钱在坂田买了套二手房,当时大概是120万,每个月房贷6000元。11年生了个儿子。


……
2017-2-3 17:09:00
金融民工分为三个境界,第一个境界今天不上班,第二个境界明天不上班,第三个境界明天上班。请证券基金信托银行保险等民工自己对号入座。
2017-1-16 21:39:00
今天股市大跌,对于股民们遭受的损失,我感同身受,毕竟也有重仓跌停。

但是,一个财经评论员,绝对不能因为自己的屁股坐在哪个凳子上就发表哪个观点,更重要的是,这个观点是不是从人民群众的最根本利益出发,是不是符合人民群众最长远的利益。
……
2017-1-13 16:04:00
这几年一些小的第三方支付公司赚得盆满钵满,无它,一个是牌照稀缺,新的没有了,另外就是互联网金融太发达,各方面都要用到这个互联网支付。支付宝和微信有大量业务是不做的,这给市场参与者留下了巨大的机会。一个小第三方支付公司,做个几年几千万利润总有的,都满足IPO条件了,纷纷成了资本市场资产注入或收购的对象。就算什么也不做,光卖个牌照都有好几个亿。以前办牌照实际上只花了一两千万的成本。今天央行这个政策一出台,捡钱的日子就过去了。但是要治理第三方支付乱象,还是应该放开牌照管制,让真正有金融风险管理能力的机构能获得牌照。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35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